学习历程记录到底是谁的?

你曾想过这个问题吗?

在数位的世界里,常常发生的情形是工具业者免费提供”便利”,换来用户的使用历程资料,聚众的同时并且从使用资料去挖矿 (Data Mining),了解使用者,从而推送符合使用者兴趣或需求的商品,精準行销。如果观察创投的追逐对象,这种精準行销的机器学习 (Machine Learning) 技术常见热钱追捧。

未来已经来到,只是分配不均(William Gibson)

如果说商业界的”现行”资料科学技术是二十一世纪,那麽教育界的现行资料科学技术可能落後了半世纪多吧。并不是说没有先进的学习分析研究与成果,而是说那些技术并不在 99%的教育现场。现行商业界的资料科学技术已经相当大程度决定了我们每天会看到甚麽 (例如: 脸书的讨论串那些会被你看到、个人化的搜寻结果、出现在视线範围内的广告、店里商品摆放位置、促销方案是根据商家对你的分类、出门旅遊一趟後谷歌大神自动帮我产生了旅遊多媒体日誌……)。另外,做鞋的厂商在鞋垫里放感测器用以研究开发最佳避震设计,庭院的草皮植栽有智慧系统根据气候温湿度自动帮你浇水,但进入教育学习领域,恍如坐上时光机~咻的~倒退飞行。

教育是个特殊的产业,付费者 — 看来似乎是教育行政主管,但其实真正来自於纳税人 — 跟使用者并不是同一人,而且双方不一定了解对方。公共教育是个变化缓慢的系统,企业培训及私立学院或许脚步快一些,因为牵涉到的因素比较少,但是这不完全是付费者的问题,也是系统庞大的问题(不像消费行为,从眼、脑、到动手买可以很快),广义的系统还涵盖社会与家长的意见影响。这里的论述并没有对快或慢加以评价的意思,看到别的国家有甚麽,就直接有样学样,未考虑背後必要的基础与配套,这样的反应快则是一种灾难。重点是,付费者 (教育决策者) 如果具有正确远见,使用者 (学习者与教学者) 就大大地有福了。”远见”一词在这里格外有意义,因为这个系统变化较缓慢,一个正确或错误决策的影响长远。

学习历程记录的价值

商业界的使用者资料所有权,通常埋在一般人不会读的使用者条款里,为了便利,大部分的人看都没看就同意提供出去了。然而,学习历程记录的意义比消费行为数据严肃许多,例如:

  • 数据分析可以让系统提供更个人化的经验给使用者 – 学生与老师,在教育领域一样可以发生。让教学更有效,让学习更有效,商业界的资料科学与使用经验设计专业技术,想尽办法去移除消费者购买过程可能的障碍,而我们在移除学生学习过程可能的障碍、包括动机缺乏的问题,有这麽努力吗? 对国家与个人的竞争力,到底是消费行为重要,还是学习重要 ?
  • 教育决策者应该从数据中确认那些教育科技的投资是有效的,那些是无效或次要的;老师应该从数据中确认不同教学法的有效性 (包括对谁有效或无效,资料须有教学法的分类标籤),发现改善的机会。
  • 学生若有适当设计的仪表板,绝对可以从本身的历程资料中获益,要学生自主学习,就像自己坐在驾驶座开车,却没给他仪表板,是非常奇怪的,玩遊戏都要有即时反馈才能玩的。如果学生开车去撞墙了,老师也没即时数据得知,这种翻转教学是不负责任的。进一步,如果数据能被用来自动化一些教学流程,老师就有更多时间与学生做人性化的互动。
  • 欧洲国家在这计画 (WATCHME) 里,运用学习分析技术去提升国家的人力竞争力 — 人力资产。他们发现学生非常有兴趣能即时知道自己的表现跟 “平均”、”标準”、”目标” 比较起来如何,跟同侪比起来如何,同时,学生也希望能即时掌握自己的学习进度。
  • 学习者的学习历程资料, 应该是随著个人成长、职涯发展持续累积,从其中可以分析出适合个人的学习方向与发展建议,甚至连结职业机会;这样带得走的资料,需要有资料格式的标準化 (我们在说的是”数位”资料,可以被汇整分析或甚至采矿,而不是古时候的成绩单,只是印出来让你带回去裱框)。
  • 所以,各位应该知道,学习历程记录到底应该是谁的? 当然应该是学生的,因为它对学生有重大价值。它应该尽快被返馈给老师与学生,以便能在学习过程中发挥其价值。这是对学生负责任的决策。在商业界广泛地谈论 “Data is the New Oil.”,教育决策者的远见是唯一能让这个宝贵资源不被浪费或滥用的关键。
Image credit: Gerd Leonhard
Image credit: Gerd Leonhard

信息孤岛 (Data Silos) 问题须优先解决

但是,现在科技工具的爆炸性成长,以及单一工具其实在教育多元化的需求中价值很低,所以带来整合服务的强烈需求,包括不同应用程式间的登入转换,同时必须解决资料锁在不同应用里的信息孤岛 (Data Silos) 问题 — 这已经是老师在从事数位教学时最痛苦的问题。最新一代的学习资料国际交换标準 — Experience API,xAPI — 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建立的。它让资料层独立於应用程式之外,不会被工具锁住,资料的互通性使即时整合不同来源数据、建立反馈,十分有效率。甚至应用程式之间未能事先以单一登录 (Single Sign On, SSO) 整合也没关係,资料送到不同的储存库 (Learning Record Store, LRS) 也没关係,因为这标準格式的独立资料层 (以专业术语来说,可称为 Activity Streams – xAPI 是由社群媒体标準 Activity Streams 改编而成) 可以自由流动、即时汇整,不会被应用程式”绑架挟持”。学生的学习履历才能真正带得走,教育决策者才能看到完整的全貌。

具有远见的教育决策与专案

这就是为何台北市酷课云 采用 xAPI 作为学习历程资料的格式,加上 SSO ,整合数个学习应用程式,将来会串联更多服务,模组化的架构与开放的标準介面,让整合像拼乐高积木一样有效率。由学习标準而营造的生态系,在硬体或软体世界是一样道理。(註 : 智慧学习环境需要的学习标準不只有 xAPI 资料格式,知识点与知识地图的标準也是酷课云的重要元素)

我们再看看国外的例子,欧洲的 JISC 是教育科技的重要非营利机构,近两年领导了所谓 Effective Learning Analytics 的专案,希望产出基本的学习分析工具给高等教育学府使用,以及能帮助学生管理学习活动的 APP (含仪表板)。长期来说是希望建立一个数位市场,让众多开发者、业者与学者可以提供基於学习数据的服务,而这正是因为这专案采用 xAPI 标準资料格式,将资料从不同来源进行汇整,统一送到学习分析处理器运算,之後进行不同服务。(这专案另外配合所谓 Universal Data Definition 标準,类似美国的 CEDS)

Image from JISC
Image from JISC: Effective Learning Analytics Initiative

柏克莱大学的 Learning Analytics at Scale 原理是类似的,也是运用 xAPI 标準汇整资料,标準格式的资料使用多方学习分析服务、学者、其他专案可以重複应用资料,创造更多价值。(註)

Image from Berkeley University presentation
Image from Berkeley University presentation

在以上两个案例中,都有一个面对学生的资料使用权限管理介面,包括同意自己资料的使用範围、如何被使用、可以拒绝某些用途,如果服务不是回到当事人,资料当然必须“去识别化”。这样服务介面让资料授权使用流程有效率,又尊重资料拥有者。

xAPI 标準支持学习分析生态系

xAPI 的目标是建立 Training & Learning Architecture(TLA) ,我们勾勒 xAPI 的数位教育生态系,如同以下这张图所示,就像 API 经济,价值链专精分工,有标準介面互相整合合作。未来,学习者甚至可能从自己的学习资料被使用而获取报酬;送出合规、高品质的学习资料,业者也应该从此努力投入获得报酬;使用者付费,Data is the new oil,更何况是乾净、符合标準格式、甚至含有丰富情境资讯与元数据 (Metadata) 的资料,对学习分析价值更高。

Image by Jessie Chuang
Image created by Jessie Chuang

肯定具前瞻理想的教育科技业者

未在做出采购或采用决策之时,明确定义使用资料的归属问题,业者当然不会将这个需求放在高优序,免费工具不真的是免费,从中小厂商的高度来看,客户提出的需求仍是直接驱动产品规格的最大动力,更多关於学习标準的资讯与建议请参考此文:学习标準与互通性 (INTEROPERABILITY) 是教育决策者不能忽视的

虽然以上勾勒的生态系尚未完全成形,还需一些建设,但是 xAPI 中文实践社群 (CoP) 已经有代表性的业者 领先做出示範,在客户要求之前,率先采用 xAPI 学习资料标準,而且是 CoP 订定的统一格式 — 学习分析的互通性奠基於 xAPI 资料的格式与语义互通性,而根据 xAPI 规範,由 CoP 统一订定的限制词设定与配方 正是其基础。(自己订定限制词与配方会造成语义无法互通,与 xAPI 规範不符。)

如果您赞成学习者应该拥有自己的学习资料,让学习资料能真正为学习者所服务,也让学习者带得走,请分享此文,并註明出处。

註 : 本文国外两个例子都将 xAPI 与 IMS Caliper 并提,Caliper 是个与 xAPI 非常相似的学习标準,据说是 IMS 学习标準联盟跟 xAPI 社群取经而来,但是加上预定格式,大幅限缩其弹性,且必须跟 IMS 其他标準配套使用。目前这两边正在讨论互相合作,至少已知两种标準资料是可以互相转换的。

学习历程记录到底是谁的?

发表评论